Get小說 >  花都天龍戰神 >   第14章

-第二天一大早,秦問天就帶著早醒的小馨兒出去吃早餐醒,留下還在熟睡中的林婉馨和林怡。

“啊!”

不久之後,醒來的林怡發現她身邊躺著一個仙女容顏的女子,驚聲大叫,這女人居然和她親姐姐六年前的模樣長得一模一樣。

要知道她姐姐在六年前就在一場大火中嚴重燒傷,留下一張很可怕很醜的臉,五年前離開時依然保持著那張不堪入目的臉,哪有身邊這位美女的臉龐那麼仙氣漂亮,她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。

林婉馨被林怡的尖叫聲驚醒,望著震驚的妹妹,她才慢慢的解釋一遍,才讓林怡明白過來。

“姐!那姐夫呢?他的醫術真就出神入化,那麼厲害?”

明白一切的林怡,非常好奇的詢問。

她這個素未逢麵的姐夫,不但將她姐姐的驚世醜顏治好,還能夠將王胖子等人給她下的藥驅散,將毒素從體內釋放出來。

“媽媽!媽媽!我和爸爸給你和小姨帶早餐回來了!”

也在這時,小馨兒的稚嫩聲音響起,外出吃早餐的父女二人回來了。

林怡趕緊穿好衣服,和林婉馨來到客廳。

在客廳的桌子上,擺滿一桌子豐盛的早餐。

但林怡的目光全部放在秦問天的身上,她冇有想到她的姐夫會那麼帥,簡直就是個大帥哥,像極了她心中嚮往的白馬王子,花癡一樣的望著。

“姐,姐夫!”

好一會兒,林怡才從花癡狀態恢複過來,有點緊張的喊了一聲姐夫。

“嗯!過來吃早餐吧!”

秦問天點點頭。

“媽媽!小姨!快啊,這家店的豆漿油條,還有肉包子都好好吃,是爸爸特意買回來給你們的!”

小馨兒倒是很活潑,急著走到二人跟前,小手拉著兩人過來吃早餐。

“婉馨,你們先吃著,我還有點事要出去辦,小馨就留給你照顧了!”

秦問天含笑對著二人說道,離開前還和小馨兒親吻一下。

“殿主!我們去哪?”

酒店門口的一輛黑色商務車上,龍五對著後座的秦問天問道。

“龍五,以後彆叫殿主,改叫大哥,你怎麼老是記不住!”

秦問天微微有點不悅的斥責道。

“對不起,殿......大哥,叫習慣了,一時間難以改口!”

龍五立即乖乖的道歉,問道:“大哥,我們去哪?”

“通知白淺,我即將抵達龍騰時代集團!”

秦問天說道。

“是!”

龍五立馬聯絡龍騰時代集團的總裁,白淺。

龍騰時代集團大廈一樓,正直上班早高峰期,員工們陸陸續續進入公司大樓。

集團的高層們突然接到總裁白淺的緊急電話,說是大老闆要來,一個個火急火燎的趕回公司,聚集在會議室。

龍騰時代集團是江臨近兩年快速崛起的大集團,財力雄厚,僅僅是兩年時間,力壓四大家族,成為江臨第一集團。

冇有背後神秘大老闆的雄厚財力支撐,斷然是做不到江臨第一企業的位置。

如今大老闆要來,每一個高層都激動不已,想要親眼見見神秘的大老闆。

但冇有人知道龍騰時代集團隸屬於天龍殿,背後的大老闆正是秦問天。

半個多小時後,車子抵達集團大樓,秦問天踏入集團大樓,龍五緊隨其後。

“真是冤家路窄啊!”

剛進入一樓大廳,他就看到一個正要進電梯的胖乎乎身影,正是昨晚給林怡下藥的那個王副總。

而對方也正好扭頭看過來,兩人四目相撞,火花四射。

王胖子看到秦問天的一刻,目光狠辣,神色冰冷,大步走過來,咬牙切齒的大聲道:

“臭小子,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你敢來這裡,你死定了!”

秦問天冷然一笑,邁步跨出。

王胖子被這一舉動嚇得駭然失色,身體連忙往後撤,腳下一滑,跌倒在地上。

王胖子的噸位很重,身體砸在地上都發出轟咚的響聲,頓時引起大廳眾人的注意。

“王副總!您冇事吧!”

聽到動靜的保安立即趕來,保安隊長看到是飛騰集團大樓副總王金貴,急忙上前扶人,顯得十分恭敬。

“這個狗東西是總部的員工嗎?”

王金貴一手怒指著秦問天,對著保安隊長問道。

“不是啊!”

保安隊長很肯定的搖搖頭。

“臥槽!我的錢跑丟了,他剛纔把我撞倒在地上,一定是他趁機偷了我的錢包,他是個小偷,快把他抓起來,搜查他全身!”

王金貴靈機一動,在身上的口袋摸了一番,目光毒辣,陰狠的指著秦問天說道。

“我的王副總,趕快上去開會吧,你都快遲到了,你不怕白總裁發火!

他交給我處理,一定包你滿意!”

保安隊長心領神會,明白王金貴的用意,催促道。

飛騰集團是龍騰時代集團旗下的子公司,王金貴作為飛騰集團副總,自然是地位不低。

如今有個讓他巴結王金貴的機會,自然是不能夠錯過。

“好!給我好好招呼他,能斷幾根骨頭最好不過,等下班後來我辦公室拿十萬塊,請兄弟們喝茶!”

王金貴小聲的囑咐保安隊長,臉上浮現出一抹得意的冷笑,瀟灑的離開。

“好哇!小子,你好大的膽子,敢在龍騰時代集團裡偷人錢包,兄弟們,一起上,抓住這個小偷!”

保安隊長目送王金貴進入電梯後,對著身邊幾個保安怒聲下令。

搞定一個不長眼的小子,就能夠從王金貴那裡拿到十萬塊獎勵,這可是一筆不菲的收入,定要好好賣力。

隨著保安隊長的聲音落下,保安們都一擁而上。

“啊!”

隻是龍五如閃電從秦問天身後衝出來,三兩下就將一群保安放倒在地。

在周圍人的矚目下,二人進入了電梯。

頂層的集團會議室,室內聚集了集團總部和所有子公司的高管。

王金貴剛剛抵達入座,腦中正想著秦問天被保安隊長修理得十分淒慘的畫麵,想得正起勁之際,秦問天突然出現在會議室。

“保安隊長!保安隊長!你們這群廢物是乾什麼吃的,怎麼讓這個小偷跑了,還跑到頂層會議室來了!”

看到秦問天完好無損的站在眼前,王金貴也不顧這裡有冇有他說話的份,心中很不高興,急忙大怒叫喊。

刹那間,會議室的一眾高管們臉色一冷,極為不悅的冷眼望向秦問天。

“來了!來了!小子你往哪裡跑,我看你還往哪裡跑!

快抓住他,快!”

保安隊長火速帶著另一群保安追上來,衝進會議室,要將秦問天抓起來。

“誰敢動他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怒冷的聲音傳來。

一身白色西服職業裝,紅唇烈焰,氣質冰冷高貴的白淺趕來會議室,氣場十足,將所有人震懾住。-